市一醫院神經外科醫護有多拼?
發布時間:2019-06-26 作者: 來源: 點擊:

 提起醫生這個行業,給人的第一印象就是忙,早出晚歸,坐診叫號,手術臺與病房連軸轉……他們用有限的時間與精力,為每一位病患付出了無限的關愛。

在總院,就有這樣一支團隊,他們打交道的都是大腦、脊髓等人體重要器官,多數手術都需要在顯微鏡下精細操作,不能有半點疏忽,神經外科很多是危急重癥的病人,有時手術下來,忙到半夜或凌晨是家常便飯。患者至上、以院為家是他們的準則,鋼鐵意志、勠力同心是他們的團魂。他們,就是九江市第一人民醫院總院神經外科團隊。

生命禁區顯精湛醫技

 今年65歲的李女士,一天飯后突發劇烈頭痛,伴有惡心、嘔吐反應,被緊急送至九江市第一人民醫院總院神經外科檢查后發現,患有頸內動脈瘤后交通動脈瘤及頸內動脈血泡樣動脈瘤,必須盡快手術。

“血泡樣”動脈瘤是最危險的腦動脈瘤之一,它是腦內頸內動脈腦血管局部隆起,形成“血泡樣”病理結構,直視下只有一層菲薄透明的膜,一個操作不當,極有可能會造成動脈瘤的破裂大出血,因此手術醫生應具有熟練的技巧和心理素質。總院神經外科楊楓主任醫師團隊負責其手術,顯微鏡下,可見血液在血泡內旋轉,一旦表面這層極薄的膜破裂,楊楓沉著冷靜,精確的用特制的金屬夾子,把動脈瘤和腦循環血流阻斷,完美的解除了這顆“定時炸彈”。

 而這僅僅只是總院神經外科眾多高難度手術中的一例。

 成立于2018年6月1日的總院神經外科,共有6名醫生及16名護士。一年多以來,團隊在科主任楊楓的帶領下,總院神經外科開展了顯微鏡下腦膜瘤及腦膠質瘤切除、腦動脈瘤夾閉術、半椎板入路椎管內腫瘤切除、全椎板入路椎管內腫瘤切除椎板復位術、顯微鏡下微創通道入路椎板減壓腰間盤摘除術、經鼻蝶神經內鏡下垂體瘤切除、神經內鏡下腦出血手術、三叉神經微血管減壓術、立體定向精準置管治療腦出血等一系列高難度手術,不僅成功實施我市第一例頸內動脈內膜剝脫術,動脈瘤手術病例數及難度上逐步提升,得到業內及病患的認可!

工匠精神承生命之重

“鋼鐵意志”,是新進醫生王金鵬對這支團隊的評價,也是他能快速融入團隊的原因。

據了解,總院神經外科治愈病人及手術例數逐步上升,其中三四級高難度高風險手術占比70%以上。成功救治好更多病人的背后,是團隊全體成員夜以繼日,奮發忘我,隨叫隨到的“作戰”風格。

因科里時常兩臺手術需同時進行,全員必須無條件到位,因而所有醫護人員每周均至少工作70個小時,手術量最多的節點,連軸轉48個小時是常態;神經外科手術多為危重大型手術,動輒需要持續幾個小時“作戰”,每次下手術臺后,醫護人員甚是疲憊。

 楊楓醫生,1984年進入臨床一線,擁有35年工作經驗,是現在九江神經外科專業中資格最老的醫生之一。他有一次在總院手術至凌晨4點,在辦公室稍作休息,便得馬不停蹄在早晨8        點趕到老院坐專家門診。2017年,楊楓輸尿管結石腎絞痛發作,進行體外碎石手術后稍作休息,便立即投入到神經外科的手術中,之所以這么拼,只為一句承諾——不能讓病人等。

劉俊副主任,前不久從全院240多名醫生中脫穎而出,成為首批華西博士6名成員中的一員,不僅需奔波于臨床一線,還要投入大量的精力在科研上。又因夫人是同院燒傷科副護士長,所以每年過年,夫妻二人基本都在醫院忙碌的搶救中度過。

江健、彭經健、程毛鋒醫生都是家里老人和小孩,工作忙時難以關照,他們有人有時孩子發著高燒在嘔吐,依然決定前往手術室;周慧玲護士長,從未休過哺乳假,丈夫住院動了手術,也無暇照顧;因人手緊張,護士熊葉只得把9個月大,哭喊著要見媽媽的孩子及其保姆“偷偷”帶到值班室,趁休息時間,哄哄孩子••••••

 “這是我們作為醫者的責任,從病人躺在病床上的那一刻起,他們就已經把生命交給了我們,而我們所做的,是傾盡所能,負責到底,足以承生命之重。”在楊楓醫生團隊看來,只要患者順利康復,醫者心里得到欣慰,所有付出都是值得的。(宣傳處)